選舉過後原以為最受人注目的事情莫過於新內閣團隊最終人選,或是攸關民生油水電齊漲的問題。誰會料想的到2月3日凌晨在台北街道的一件,也許在其它時候還算稀鬆平常的社會案件,即藝人makiyo夥同日藉友人(友寄隆輝)及其Ma幫成員ㄚ子及湘瑩對一位計程車司機在台北街頭上演全武行。不僅引起整個社會一陣的躂閥,因為其中還涉及外藉人士,現在也同樣引起國際間的高度重視。

  連日來幾乎每個節幾乎不停的在討論這件事情。而這整個案件就像連續劇一樣每天都有新的劇情發展,而且從當事人,一路至Ma的好友,甚至到經紀人,就像滾雪球一般愈滾愈大。昨日(2/8)年代的新聞追追追來賓陳立宏提到了一句我個人非常認同的話。他說(大意):「Makiyo到底紅在那裏?長相是還不錯,但是論唱歌她自己也說不修能聽嗎?論演戲也沒有任何的作品。只因為她敢上一些娛樂節目大爆一些挑戰道德尺度的話題而造成高收視率,製作單位便猛下重藥…。」我個人認為這就是整個事件的重點。

  當大家才剛從總統大選的激情調整過來,接著要煩惱的皆是小老百姓的民生問題。但是這個社會卻有一群人仗著自身的外表(也許還有不錯的家境),隨便接個活動,代言費動輒都是幾百萬元起跳。藉由這次的事件,除了以往政治人物與小老百姓的不平等之外,也再一次的挑起藝人與小老百姓的敏感神經地帶。林姓司機可說是社會最底層的代表,對照起Makiyo,甚至來頭不凡的友寄隆輝,這些每晚幾乎都在夜店裡夜夜笙歌的族群,他們一個晚上的花費,林姓司機可能一年都賺不到這些錢。究竟是那些人在縱容這群人?我們當然了解投身演藝圈的並不是每個人都能飛黃騰達,但是只要到每個領域的頂層,取自於社會當然就應該用之於社會。再者,當名氣到一個程度的時候,人們檢視的標準本來就會有所不同。從以前我就非常不屑「部份」的藝人,舉凡還沒紅以前拚命的搶鏡頭,猛上節目猛輒戲,等稍微有了一點知名度之後也不稍加約束自己的行為,等到被狗仔跟拍的時候再來拚命咆哮:「你們就不能給我一點私人的空間嗎?」這話大家應該很熟悉吧,但很多藝人不就是如此嗎?

  每件事情的發生原本就會有不同的觀點及解讀。但是加害人的外在行為有法可罰但是道德良知卻無法可管。現今台灣最被人逅病的不就是道德淪喪的問題?因此孰是孰非檢調單位原本就該一肩負起所有的調查工作,給被害人一個交代,也給社會一個帶來更多的公義。至於道德部份,除了從自身做起,應該要有更強大的監督單位來執行。舉個簡單的例子,相信大家一定都還記得紅極一時的「鐵獅玉玲瓏」這個節目。從娛樂的效果以及表演者的功力來看我完全沒意見。然而該節目會引喻一些典故,回答卻經常似是而非。這會造成閱聽人多大的影響?如果被孩童看到而造成先入為主,無形之中也會增加師長教育的困難。這些看似與Ma案不相干的事情其實反而是息息相關的。「全民最大黨」系列節目為何時常得獎,除了很多藝人模仿的微妙微肖之外,更多的因素是他們把嚴肅的政治事件透過模仿表演反映出很多的「真相」,而且也替小老百姓出了一口怨氣,讓觀眾在每天繁忙的工作之餘因為看了節目有一個宣洩的管道,這應當才是娛樂表演的正道。現在有許多復古的古裝劇也是如此。正史肯定不那麼精彩,因此才有了野史。但絕不能因為要加強效果,而忽略或推翻或改寫正史,每個節目在製作過程都可以為了可看性及娛樂性大書特書,但最終都不能背離原始的真相。因為唯有「真相」才是教育的本質,才是正道。

  如果各個領域都不能謹守分際,我相信Makiyo只是娛樂圈的Makiyo,未來還是會有其它的Makiyo們會不斷出現在社會的各個角落。貧富不均在台灣已經是既定的事實,現在還在討論他們一干人還有沒有未來,或者誰多講一句還是少講一句謊話,而不針對是誰慣壞了這群金絮其外敗絮其內的藝人,完全都是本末倒置的做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n-huei Huang 的頭像
Chin-huei Huang

黃清暉的部落格

Chin-huei 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