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的八月天,同样的公开赛,不同是从过去的常胜军逐渐成为在一、二轮之间徘徊的张德培,即使用尽了最后一分力气,还是免不了落败的命运。虽然拥有全场一面倒的加油声,虽然也不时出现精采的演出,面对此次大会的十五种子冈萨雷兹强如炮弹式的正手拍攻击,张德培也只能频频地望球兴叹。只是从这一刻开始,这位曾经在球场满场飞奔,始终不轻易放弃任何一球的华裔名将,终于不得不向岁月低头,承认自己老态已现,不再在一群年轻的小伙子之中做困兽之斗。决定在美国公开赛后做引退,似乎是项不错的抉择。

  喜欢张德培大概有超过十年的时间了。虽然自一九九七年开始他的成绩便开始走下坡,世界排名更是从第二位跌到了目前的二百卅位左右。在最近几年的赛事里,他更是经常在一、二轮之间游走,因此还被冠上了“张二轮”的不雅绰号。年龄问题对于运动员特别是职业选手原本就是一道最严苛的障碍,像张德培这种从十五岁就转职业的选手,对于媒体从他最风光的那一刻开始,一直到他即将引退的这一刻为止,整个人情的冷暖对待,相信也只有他一个人点滴在心头。撇开他那三十四个ATP的冠军头衔不谈,也撇开他仍是目前大满贯最年轻的得主这些陈腔烂调,就张德培个人而言,他在球场上的精神与风度还是非常值得令人细细回忆。

  张德培笃信基督教是众所皆知的事。为了表现出自己的虔诚,对于赛后媒体的采访,他总是将比赛的胜败归咎于上帝对他的考验。而此时此刻究竟是上帝不再希望他胜利了?还是他全力传播福音的时候到了呢?不管胜败如何,张德培始终维持他做为一个世界级的职业选手所应有的风度与气度。只是这样官方的回答方式对张德培自己现在仔细回想起来不知会不会自觉欠缺一份做为职业选手所应具备做秀的味道。也许这种不带任何表演味道的张德培才是最可爱的吧!胜利时张德培把功荣归功给上帝;然而失败时,他也时常说一些话来自我勉励。在一次赛事落败之后,当有媒体问到关于如何对自己不佳的状况做自我调整?张德培答说:“当陷入困境时除了力求突破,别无他法。”就是因为知道自己先天的条件比别人差,张德培在其他部份下了比别人更多苦功,举凡像加强重量训练,加长自己的球拍以提升自己的发球威力,甚至是改变自己的做战方式等等。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会选择对自己构成困境的赛事来找寻自我突破的方法。自从二○○○年开始, ATP的积分方式就有了所谓的旧制新制,这可把喜欢网球的人也给搞得头昏脑胀。但不管是新制还是旧制,关心网球的人应该都还记得一位奥地利的红土球王“穆斯特”。这位在一九九五年拉下山普拉斯而短暂成为球王的红土专家,当年曾经因为温布顿有别于其它三个大满贯的种子编排方式因而拒绝参赛。然而明眼人都知道这位穆兄除了在红土拥有傲人的战绩之外,其余的赛事成绩并不突出,尤其是在草地球场他老兄更是英雄无用武之地,抗议种子排序只不过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反观张德培,法国公开赛早在一九八九年就已经亲吻过金杯;澳洲及美国公开赛也都曾打进决赛;唯独球速飞快的温布顿公开赛总使他一筹莫展。虽然他在一九九四年也曾经一度打进八强,但在这项赛事中大部份他都在一、二轮就向观众说拜拜,不论当时他的世界排名好或坏。然而张德培就是有这种百折不挠的运动家精神,即使屡战屡败,他仍然屡败屡战。检视他自转入职业后在温布顿的出席记录,除了一九九九年因伤退赛以及今年因为连外卡都拿不到而无法参赛之外,即使经常早早就收拾行李,他还是几乎年年都来报到。这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精神才真正的令人感佩。

  对台湾喜欢张德培的人而言,对于今年八月之就看不到他在球场的事实其实失落应该不至太大。因为自二○○一年在华盛顿被后辈安迪.洛迪克 (Andy Roddik)修理之后,电视的网球转播就几乎没有张德培的份了。这一次托了卫视体育台的福让喜爱张德培的死忠份子能够再一次隔着不同的时空来为他加油,这一场比赛的意义尤其重大。在比赛中看着张德培对每个动作的认真,对每一球的执著,这一切的一切相信都能再次虏获所有网球人的心。只是就像赶在张德培前一天退休的山普拉斯的心情一般,“老兵不死,只是凋零”应该都是他们这些同期的竞争对手心情最佳的写照吧!看着张德培再度飞奔在球场上的当下,心里头有种说不出幸福的感觉,尽管这份幸福的感觉仅仅维持两个半钟头不到的时间就遭到冈萨雷兹无情的炮弹给粉碎。也许在网坛上的成就不若山普拉斯来得伟大,临别前也没有像山普拉斯一样温馨的告别仪式,张德培还是为网坛的后辈树立许多良好的典范。当赛后站在球场上接受美国球迷给你的最后欢呼时,别忘了自己仍是个黑头发黄皮肤道地的中国人,在亚洲你永远还是令人怀念的英雄。多年以后再打开网球比赛,也许那时又有新的年轻新秀受到媒体的青睐与关注;人们会逐渐忘记九○年代曾经出现过那些脍炙人口的代表性球员。当暴力网球完全主宰着男子网坛时,我深信,不论是台湾还是在亚洲也会有许多人和我一样会将这位曾经驰骋在球场上的华裔战士给淡淡忆起。再见了,张德培。

 

發表於優秀文學網,大紀元電子報轉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n-huei Huang 的頭像
Chin-huei Huang

黃清暉的部落格

Chin-huei 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